收藏

朋友们的一些文字、图片,生活因他们更精彩

再见,2017[来自洪华]

车如流水,路上行人。

这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看见,斑马线前,出租车缓缓停下,礼让行人,这个城市正在悄悄改变。我看见,岁月烟尘,人间离恨,鬓角白发,额上皱纹,改变的还有我们的心情和容颜。我看见,日升日落,潮涨潮平,风起云涌,沧海桑田,从未改变的是生生不息的希望,矢志不渝的梦想。这一刻,2017年最后的落日,最后一抺余晖,洒满600年明城墙,美奂美仑。这一刻,时间特别具象,天地不老,万古须臾,人是如此渺小,人生太过短暂。喜欢落日,它不如朝阳那么明媚,那么光芒万丈,但它有一种拼尽全力不留遗憾的勇敢,有一种含蓄内敛隐忍沉默的坚韧,有一种绝决离去毫不留恋的洒脱。无论雪域高原还是塞北江南,无论皇家园林还是山村场院,无论海角天涯还是故乡老宅,落日壮美之色,从未稍减。迥异姿容,一样光芒,向我们昭示,这世界就在变与不变之间,变的是表象,不变的是规律。

穿行在满是梧桐的街道,落日透过树梢,眼前光影斑驳,似乎一伸手就能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时光。然而,终究是不能的。大道无情,运行日月。落日不仅是结束,也是更新的开始。有一些往事将会尘封,有一些悲伤正被掩埋,有一些希望正在孕育,有一些美好已经发端。孩子渐远的背影,父母送别的眼神。这一年,有太多感动。惨烈离世的师长,英年早逝的才俊。这一年,有太多悲伤。欢声笑语的寿宴,慷慨嘹亮的放歌。这一年,有太多欢喜。800万负荷背后的汗水,多少次无奈之下的抉择。这一年,有太多艰难。举世瞩目的盛会,方兴未艾的梦想。这一年,有太多辉煌。

阅读更多 »再见,2017[来自洪华]

TO MY 2011 [来自姣.CH]

决定写点东西送给2011的自己留作纪念,其实真不想翻开新的一年,那就注定了又要老了一岁,又离青春远了一点点。大概女人总是害怕容颜衰老吧,所以不惜血本挽留青春,不然化妆品行业怎么会这么暴力,可是谁又真的能永葆青春啊?所以我的一位朋友对我说,投资美女是赔本的,因为几年后美貌终会衰减,而投资一个潜力股的男人确是不断升值的。我不得不承认男人的价值高峰值确实要晚女人很多年,所以女人往往承担更多的家庭风险,所以说男人的压力大,但是大部分是来自于经济的;而女人的压力确实多面的,既要立足社会经济自主,又要相夫教子经营家庭,同时提防小三捍卫家庭,还不能忘记保持容貌培养气质。也许我的观点总是太悲观,不过在销售团队呆了一年,总难免有些感悟。我总是觉得幸福的女人大概分为三类,一种是幸运的,遇到了合适的好男人;一种是聪明的,懂得如何调教男人;一种是单纯的,遇到可以欺骗她一辈子的男人。所以我还是坚持原有的观点吧,如果没有那么幸运那么聪明那么单纯,就还是独立自立吧,虽然辛苦可是坦荡踏实,与其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还不如自己掌控更安心。最终要的是让自己开心,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我相信,岁月的确带走了容颜,可是也留下了阅历,有时候成熟的魅力是更可以打动人心的。

阅读更多 »TO MY 2011 [来自姣.CH]

风语 [来自榴莲show]

也知颠沛未能料,一蓑烟雨任平生。鲍博喜欢这样的文字,以下为原文内容:

时空变换太快的时候,最容易迷失自己。

某一个深夜,我在某一处陌生的深山里,站在房间外面的阳台上,面向墨色深杳苍苍寂寂的大山,仰望没有语言可以描摹万一的星空,迷失在闪烁璀璨烟波浩渺的银河里,找不到回航的船,也没有另一个生命可以用来分享震撼,抒发敬畏。天与地之间除了我,就只有孤独,孤独如挥之不去的浓雾,令人绝望。绝望到,丢弃了所有的理智,无限逼近疯狂。

终于知道,死亡有多容易,活着有多难,一个是瞬间的割离永恒的宁静,一个是无休无止绵绵无尽的肉体痛苦和精神折磨。终于知道,发疯发狂有多么容易,保持理智有多难。天堂与地狱,天使与魔鬼,区别只在一念之间。我用尽浑身力气拉扯着自己,不想堕入无休无止的无间地狱。但是我还是徘徊在地狱的边缘,无力走远。挣扎着,挣扎着,不在挣扎中坠落,就在挣扎中永生。

天快亮吧,天亮了,换一个全新的天空。昨天的大雨过后,看到一弯彩虹,多年不见,绚丽依旧。我可以再等到一面的吧。我喜欢这样自说自话,让谁也看不懂。多年以后,如果我能如愿走过这潭泥沼,某个深夜,相信我会再翻看这时的文字,默默地一个人回想往事。但愿,那时没有爱也没有恨;但愿,那时往事已经如烟;但愿,那时我已心如止水。

阅读更多 »风语 [来自榴莲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