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

周末记

  • 手记

上周五的时候,路子摔了一跤,准确地说是不小心从沙发上踩空了掉了下来,嘴巴摔坏了,嘴唇里缝了四针,外边缝了三针,事发在爷爷家,奶奶和爷爷都吓坏了,心里自责地不行。好在疫情管控解除,我和南周五当天返回老家,一是去看看鹿子的情况,二是去宽慰下父母。回到家,感觉父母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等待着责罚。我和南也都很理解,说了很多宽慰的话。鹿子的情况还算罢了,嘴唇肿得厉害,眼神里还是有些委屈的,三天内吃东西只能返回小时候的流食,着实看着教人心疼。

于是,周末在老家待了两天,想着多陪陪鹿子,算是安慰和弥补了。回西安的路上,我和南聊天,人有旦夕祸福,有好多事儿来临的时候,我们人类的力量还是显得那么渺小,大到地震、瘟疫,小到病痛,还有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事情。早上送南去了高新,她算是第一天去单位上班。因为出发的早,我很早就到了单位,于是敲几个字,记录下。

八仙庵

这个元宵节没有回镇安,和同事们一起过。

昨天喝茶时候,宋姐就建议大家伙儿去八仙庵拜拜,说是挺灵验的。
今天去了趟,发现好热闹好热闹,跟雍和宫的人一样多。

说到拜佛,过些时间一定要去五台山的,当年许的愿还没还,要不神仙真会怪罪鲍博了。

胡辣汤

昨晚通宵搓麻。天快亮时,和朋友一起到回民街喝胡辣汤,好带劲~ 8)

救赎

蓝白的天空,夕阳的余晖,就这样被夜吞噬着,直到变成黑色的轮廓。

抛开烦遭遭的心情,身体跟着音乐的步伐移动。

耳机里循环着BUILDING 429 的 You Save Me,ur~u save me,who can tell me where u r?

叨叨

好累,好累,连新一季的TBBT都没兴趣看了。工作快大半年,最大的改变就是身体状况严重下滑,昨天出差回来就睡了一天,到今天也觉得没缓过劲儿来,浑身酸痛。倒霉的武汉之行真是不想提,累得不说,还带了个CT片子回来。还好西安的雨季终于过去,看到明媚的阳光总是会有暖暖的感觉,让人觉得心情能好点。

阅读更多 »叨叨

端午时候

端午挺开心,就是酒喝得有点多,感慨一下,还是老家的气氛好啊。大姨做的粽子和油糕真是很好吃!!!

在路上

      很奇怪,从江西回来,睡眠就变得不太好。老做一些比较怀旧的梦,昨个竟然梦见了高考时候,梦好诡异:鲍博总是从家到不了学校,考试的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就这样到错过考试时间,眼睁睁看着杯具的发生。一觉醒来,却更疲惫。虽说梦和现实总是脱不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但鲍博真想不明白:平时这么累的,哪里还有精力去做这些稀奇古怪的梦呢。。。于是,鲍博又开始借跑步来改善睡眠了。沿着城墙根儿,从文昌门到东门,再从东门回来。第一次在环城公园里穿来穿去,特别有感觉的说。

阅读更多 »在路上

聊聊

      写博客也是一种聊天么,和大家唠唠。难得有个自在的周末,参加婚礼、打球、和朋友们聚聚,鲍博超哈皮。

      掰着指头算算,刚好正式上班一个月。细数这一个月,忙碌奔波,从陕北到陕南,从纷飞大雪到樱桃花香。鲍博尽力地去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去渐渐熟悉周围的人。领导说,接下来的两年,会和这个月差不多,所以鲍博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努力和从始至终的坚持。刚开始,总是有些神经质般地小心,生怕做错什么事情,搞得自己都鄙视自己的神经兮兮,呵呵。到了现场,热情地打杂,认真地老职工们学习,慢慢感悟感悟实践出真知的道理。现在对于鲍博来说,工作基本是等于出差的,每天干完活也就在宾馆扯扯淡,洗洗睡了,想来是有些无趣,不过没办法,有的时候真是太累太累了。     

      总得说来,工作很充实,荷包不充实,生活挺单调。想到哪说到哪,明个儿还要去宝鸡,去收拾收拾哈。

无与伦比的美丽

     最近关键字:
     五一 jialefu 回家  农家乐 麻将樱桃青槐龙泉
     shopping 紫菜包饭 GRE 夏影(一首不错的钢琴曲)
     苗苗 converse van’s 联想 4908 安捷伦 果粒橙
     天美意 好又多 QQ 401 喜之郎  700 26 小寨
     苏打绿 HP 新乐敦 高电压技术 电桥 报账 C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