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2017[来自洪华]

  • 收藏

车如流水,路上行人。

这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看见,斑马线前,出租车缓缓停下,礼让行人,这个城市正在悄悄改变。我看见,岁月烟尘,人间离恨,鬓角白发,额上皱纹,改变的还有我们的心情和容颜。我看见,日升日落,潮涨潮平,风起云涌,沧海桑田,从未改变的是生生不息的希望,矢志不渝的梦想。这一刻,2017年最后的落日,最后一抺余晖,洒满600年明城墙,美奂美仑。这一刻,时间特别具象,天地不老,万古须臾,人是如此渺小,人生太过短暂。喜欢落日,它不如朝阳那么明媚,那么光芒万丈,但它有一种拼尽全力不留遗憾的勇敢,有一种含蓄内敛隐忍沉默的坚韧,有一种绝决离去毫不留恋的洒脱。无论雪域高原还是塞北江南,无论皇家园林还是山村场院,无论海角天涯还是故乡老宅,落日壮美之色,从未稍减。迥异姿容,一样光芒,向我们昭示,这世界就在变与不变之间,变的是表象,不变的是规律。

穿行在满是梧桐的街道,落日透过树梢,眼前光影斑驳,似乎一伸手就能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时光。然而,终究是不能的。大道无情,运行日月。落日不仅是结束,也是更新的开始。有一些往事将会尘封,有一些悲伤正被掩埋,有一些希望正在孕育,有一些美好已经发端。孩子渐远的背影,父母送别的眼神。这一年,有太多感动。惨烈离世的师长,英年早逝的才俊。这一年,有太多悲伤。欢声笑语的寿宴,慷慨嘹亮的放歌。这一年,有太多欢喜。800万负荷背后的汗水,多少次无奈之下的抉择。这一年,有太多艰难。举世瞩目的盛会,方兴未艾的梦想。这一年,有太多辉煌。

阅读更多 »再见,2017[来自洪华]

《读库》1705 笔记

《布达拉宫的流动画卷》

贡博扎布·采别科维奇·崔比科夫 摄于1901年藏历二月举行的传小召活动的最后一天

看过数万张关于西藏的影像,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二十世纪初至1980年代的西藏影像。这些早期影像宁静、平和,经过时间的沉淀,凝聚出一种喜马拉雅崇高的气质,不像今天大多数摄影者用单反数码相机拍摄的过于奇光异彩的西藏影像。

阅读更多 »《读库》1705 笔记

三亚小结

和领导提前打了预防针,总算是如愿休了假。时间上和南小南同步,捱到了12月,于是商量了下就来了三亚,来回一周,天气多云,温度最高26度,很舒服。这次带了丈人、丈母娘当然还有鹿子,Bob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搞好服务就可以了。回过头看,总体还不错,在这小结下,供大家参考。

阅读更多 »三亚小结

肚子有点饿

  • 手记

因为脱水的缘故,杨鹿子还是去打了人生中第一次点滴,哭得稀里哗啦的,看着特让人心疼。诊断结果是急性肠胃炎,医生让补点液体和保护胃的药,结果一直打到了两点。等到回家鹿子睡了,都已经凌晨四点。以前老娘老是说天下父母心,说实在的,鲍博现在是体会越来越深了。就在刚才,鹿子已经恢复拉粑粑了,真得好开心。

今天部门的人都已全部撒了出去,检查的检查,出差的出差,人基本都走光了。鲍博这周还有培训任务,估计是要在培训中心和公司间奔波了。

贴一张杨鹿子第一次玩电脑的图片,貌似已经习惯用手机写写字了。话说离我们全家计划休假的时候只剩三个周了,还是蛮期待的。鹿子快快好起来,我们一起嗨。

暖气来了

昨晚,鹿子发烧了,我和南小南也像所有的父母一样担心、焦虑。给宝宝不停量体温、用温水擦拭身体,反复地在用药和不用药间来回挣扎。终于,后半夜消停了下来。我和南小南反而没有了睡意,聊了大概一块钱的天。南小南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生活中的有些未知、纠结、矛盾,是无法避免的,这就是生活,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可能去面对、去解决。记得高晓松说过,年轻的时候太想明白一些事情,若是不明白就感觉慌张,后来等老了才发现那些慌张就是青春,你不慌张了,青春就没了。这么说,我应该还没老,哈哈。

最近一个月特别忙,不是去检查就是迎接检查,整个部门都陷入了中国特色式的忙碌,我自然也是冲锋在前,累得不要不要的。好在下周的检查不参与,要不然可真够喝一壶了。总体上,工作还是理得比较顺的,基本的套路也都应用自如。不过也不知道近期岗位有没有变化,反正技多不压身,不管在哪,横竖一个干字就好。先有态度,再有方法,最后再加上技巧,这应该是最基本的方法论了吧。

这两天集中看了些怎么看书、怎么做事、怎么做好业务的无聊的书,本来想写点读书笔记的,硬是没好意思动笔。对了,鲍博决定再加一个读书笔记的目录,也是给自己加加油,鼓鼓劲,任何时候多总结,多从外部受益,这是鲍博最想看到的结果。好吧,今天先说到这儿,大家晚安。

花儿与少年

现在越来越觉得写博客成为一种仪式感的东东,第一次用手机写,记念一下。

问题

最近心情down到极点,再这样下去觉得自己都不能控制住心绪,大大的问题。

1.腰很痛,跟久坐有很大的关系。从给老崔当了把民工后就留下了这个后遗症,一直没去医院,想着可能就腰肌劳损吧,可最近疼痛的愈加强烈,加上每天高强度的伏案工作,都有些快受不了了,真想休一个周的假好好调整下,可惜现实很骨感,没有那么多的可能性。想想还是自己找个时间找个靠谱点的医生检查下,这是一个问题。

2.焦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焦虑症,最近也表现地特明显。虽然这是从小就带来的,我还是想自我剖析下,很多事情,说是焦虑有点重,说是担心有点轻,也许这是一种强迫症,我不清楚,凡是100%确定的事情心里的石头才能落地,这应该是完美主义表现出来的强迫症吧。

3.最近发现自己不怎么高兴,有的时候很难高兴起来,当然看到南小南和杨鹿子宝宝除外。最近查了查有关抑郁方面的资料,这是不是就是抑郁呢。我的朋友应该很难会把我和抑郁联系起来吧,哈哈。找找出口,找找药方,开心的能力一定是要随身携带的。

4.有些时候脾气暴躁,尤其是和自己原生家庭生活在一起时。南小南经常劝我,可是我做的还是很差。暂时无解。

大大的问题想来也就是这四个小问题,写出来,Bob再自己好好思考下。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关键,一个一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