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

点滴记录,关于真实生活的录影

清明

  • 手记

记点什么吧。

最近是清明,上一周末和南小南一起给他们家先人“挂青”,我们在一座座坟冢里穿梭,给南的爷爷和姥姥扫墓,南买了两束菊花,挺好看,一众人上了香后,就放在碑前。鹿子还不知道什么是坟墓,什么是死亡,我们告诉他说坟墓就是死去的人的房子,死亡就是去了另一个世界,鹿子懵懵懂懂,不熟练地在学着磕头,最是有兴趣看我们烧纸。挂完青,岳父拉着我们一起去看了他们自己准备好的墓地,他说,“我们自己能做的,我们尽量不麻烦下一辈,你们呢,地方还是先要知道一下”。听完,挺感动也很感慨:时间飞逝,死亡这这两个字也让我们感觉不再那么遥远,总有那么一天,我们总得去面对我们的父母离我们而去,去面对我们自己离开这个世界。要不是疫情,最近正是赏花的时节。清明假期中间,到乡下去看了我状态不好的奶奶,今天呢,去看了南的奶奶和我已卧病在床多年的舅舅。想着,还是趁着人活着多看看,人不在了有些事情意义也不大了。

周末记

  • 手记

上周五的时候,路子摔了一跤,准确地说是不小心从沙发上踩空了掉了下来,嘴巴摔坏了,嘴唇里缝了四针,外边缝了三针,事发在爷爷家,奶奶和爷爷都吓坏了,心里自责地不行。好在疫情管控解除,我和南周五当天返回老家,一是去看看鹿子的情况,二是去宽慰下父母。回到家,感觉父母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等待着责罚。我和南也都很理解,说了很多宽慰的话。鹿子的情况还算罢了,嘴唇肿得厉害,眼神里还是有些委屈的,三天内吃东西只能返回小时候的流食,着实看着教人心疼。

于是,周末在老家待了两天,想着多陪陪鹿子,算是安慰和弥补了。回西安的路上,我和南聊天,人有旦夕祸福,有好多事儿来临的时候,我们人类的力量还是显得那么渺小,大到地震、瘟疫,小到病痛,还有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事情。早上送南去了高新,她算是第一天去单位上班。因为出发的早,我很早就到了单位,于是敲几个字,记录下。

四年一天

  • 手记

首先得祝媳妇儿生日快乐,谢谢陪伴。跟南小南开玩笑说我是百分之两百的典型直男标准,准备礼物不是鲜花就是中规中矩的蛋糕,一大早跑去了朱雀花卉市场,市场还是关着,好在有几家店开工,80块钱买了百合、蔷薇、雏菊,感觉特别划算,回家拿起剪刀连剪带插整了个把小时弄了三个花瓶,搞定。然后是中饭,外卖点了四个菜,家里准备了五个菜,煮火锅,吃了将近两个小时,很满足。晚上生日蛋糕当正餐,摆拍了半个小时后,吃了三分之一,订的时候虽然显示两个星的甜度,吃起来还真是甜,不过说实在的v-cake确实还不错。

阅读更多 »四年一天

三亚小结

和领导提前打了预防针,总算是如愿休了假。时间上和南小南同步,捱到了12月,于是商量了下就来了三亚,来回一周,天气多云,温度最高26度,很舒服。这次带了丈人、丈母娘当然还有鹿子,Bob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搞好服务就可以了。回过头看,总体还不错,在这小结下,供大家参考。

阅读更多 »三亚小结

肚子有点饿

  • 手记

因为脱水的缘故,杨鹿子还是去打了人生中第一次点滴,哭得稀里哗啦的,看着特让人心疼。诊断结果是急性肠胃炎,医生让补点液体和保护胃的药,结果一直打到了两点。等到回家鹿子睡了,都已经凌晨四点。以前老娘老是说天下父母心,说实在的,鲍博现在是体会越来越深了。就在刚才,鹿子已经恢复拉粑粑了,真得好开心。

今天部门的人都已全部撒了出去,检查的检查,出差的出差,人基本都走光了。鲍博这周还有培训任务,估计是要在培训中心和公司间奔波了。

贴一张杨鹿子第一次玩电脑的图片,貌似已经习惯用手机写写字了。话说离我们全家计划休假的时候只剩三个周了,还是蛮期待的。鹿子快快好起来,我们一起嗨。

暖气来了

昨晚,鹿子发烧了,我和南小南也像所有的父母一样担心、焦虑。给宝宝不停量体温、用温水擦拭身体,反复地在用药和不用药间来回挣扎。终于,后半夜消停了下来。我和南小南反而没有了睡意,聊了大概一块钱的天。南小南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生活中的有些未知、纠结、矛盾,是无法避免的,这就是生活,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可能去面对、去解决。记得高晓松说过,年轻的时候太想明白一些事情,若是不明白就感觉慌张,后来等老了才发现那些慌张就是青春,你不慌张了,青春就没了。这么说,我应该还没老,哈哈。

最近一个月特别忙,不是去检查就是迎接检查,整个部门都陷入了中国特色式的忙碌,我自然也是冲锋在前,累得不要不要的。好在下周的检查不参与,要不然可真够喝一壶了。总体上,工作还是理得比较顺的,基本的套路也都应用自如。不过也不知道近期岗位有没有变化,反正技多不压身,不管在哪,横竖一个干字就好。先有态度,再有方法,最后再加上技巧,这应该是最基本的方法论了吧。

这两天集中看了些怎么看书、怎么做事、怎么做好业务的无聊的书,本来想写点读书笔记的,硬是没好意思动笔。对了,鲍博决定再加一个读书笔记的目录,也是给自己加加油,鼓鼓劲,任何时候多总结,多从外部受益,这是鲍博最想看到的结果。好吧,今天先说到这儿,大家晚安。

花儿与少年

现在越来越觉得写博客成为一种仪式感的东东,第一次用手机写,记念一下。

问题

最近心情down到极点,再这样下去觉得自己都不能控制住心绪,大大的问题。

1.腰很痛,跟久坐有很大的关系。从给老崔当了把民工后就留下了这个后遗症,一直没去医院,想着可能就腰肌劳损吧,可最近疼痛的愈加强烈,加上每天高强度的伏案工作,都有些快受不了了,真想休一个周的假好好调整下,可惜现实很骨感,没有那么多的可能性。想想还是自己找个时间找个靠谱点的医生检查下,这是一个问题。

2.焦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焦虑症,最近也表现地特明显。虽然这是从小就带来的,我还是想自我剖析下,很多事情,说是焦虑有点重,说是担心有点轻,也许这是一种强迫症,我不清楚,凡是100%确定的事情心里的石头才能落地,这应该是完美主义表现出来的强迫症吧。

3.最近发现自己不怎么高兴,有的时候很难高兴起来,当然看到南小南和杨鹿子宝宝除外。最近查了查有关抑郁方面的资料,这是不是就是抑郁呢。我的朋友应该很难会把我和抑郁联系起来吧,哈哈。找找出口,找找药方,开心的能力一定是要随身携带的。

4.有些时候脾气暴躁,尤其是和自己原生家庭生活在一起时。南小南经常劝我,可是我做的还是很差。暂时无解。

大大的问题想来也就是这四个小问题,写出来,Bob再自己好好思考下。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关键,一个一个来吧。

李家村的云

李家村的云

很抱歉,写完15年的总结之后就到16年的年中总结了,伤了好多粉丝的心,哈哈。难得周末不加班,晚上蠢蠢欲动,买了两罐啤酒,准备看欧洲杯,南小南和我打赌我肯定会提前睡着,我其实没太多信心,所以来这唠唠嗑,想到哪说到哪,全当解个闷儿。

阅读更多 »李家村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