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1705 笔记

《布达拉宫的流动画卷》

贡博扎布·采别科维奇·崔比科夫 摄于1901年藏历二月举行的传小召活动的最后一天

看过数万张关于西藏的影像,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二十世纪初至1980年代的西藏影像。这些早期影像宁静、平和,经过时间的沉淀,凝聚出一种喜马拉雅崇高的气质,不像今天大多数摄影者用单反数码相机拍摄的过于奇光异彩的西藏影像。

《未来的人会是怎样》

埃隆 · 马斯克认为,超级人工智能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而当这个时刻到来的时候,让人类不沦落为“其他所有生物”的一员就变得至关重要。所以在一个由人工智能和“其他所有生物”组成的未来,他觉得我们只有一条出路:变成人工智能。

《“美漂”一家》

总听说要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但究竟哪里算是起跑线?其实,起跑线在产房。

《在抗战中度过的童年》

虽是作者在成都金陵大学附中时的作文,朴素而又略带稚嫩的语言将我们带回那个颠沛流离的战争年代。

《<十二怒汉>与陪审团》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陪审团制度是我们应对这个世界的不完美尝试。我们能采取的最好方法,就是找到十二位并不完美的公民,让他们通过听审、观察、评议、思考,得出最适当的裁决,哪怕这个结果本身也不完美,但大体上能保证实质正义的实现。所谓“外行”裁断事实,“内行”适用法律,恰恰是陪审团制度的优势,因为它最大程度上尊重了常识和民意。即使进入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尊重常识、独立思考、理性判断,仍是司法审判不可或缺的要素,更是司法公正的生命力所在。

《当地球已成远古传说》

有一个流传广泛的说法,本·拉登之所以把自己的组织命名为“基地”组织,是因为他最喜欢看的小说就是阿西莫夫的《基地》。

标签:

《《读库》1705 笔记》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